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炎黄中文网 > 历史架空 > 红楼春 > 第五百二十二章 登门相求

红楼春 第五百二十二章 登门相求

作者:屋外风吹凉 分类:历史架空 更新时间:2020-09-16 14:44:28 来源:笔趣阁info

对林如海的心境修养来说,待看到贾蔷露出羞愧神色后,也就没再多说甚么。

谁又不是从小儿女时候过来的?

只要贾蔷知道分寸在哪,倒也不必一棍子打死……

留下梅姨娘安抚羞的不肯见人的黛玉,林如海则在贾蔷的搀扶下,回到忠林堂。

待落座后,看着贾蔷皮肤都晒得有些黑,便问道:“东城清理完了么?”

贾蔷道:“还差几个民坊,正在清扫。另外,生石灰也到了,等清扫完,就泼洒。”

林如海闻言点了点头,又问道:“兵马司收卫生银子,和火禁银子,惹得弹劾无数。账目可都清楚?”

贾蔷点点头道:“每一笔都记着,而且,副指挥及以上的武官,连碰都不能碰银子一下。除了账房外,其他人也不能看账本。就等着来查账的!”

林如海闻言,笑道:“你在这还挖个坑?也难怪,皇上准备大用你了。”

贾蔷闻言唬了一跳,忙道:“还要大用?”

林如海便将先前在养心殿的事,大致说了遍。

贾蔷听完后,面色隐隐古怪,道:“先生,弟子听着怎么觉得,皇上这是要大用先生,还要让弟子坐冷板凳的意思?”

林如海闻言一怔,随即恍然,哑然一笑后摇头自嘲道:“身在局中,竟漏算了自己。”

大用之前,按例是要先敲打一番……

当然,养心殿奏对也不算敲打,只是预先告知一二。

隆安帝为何笃定贾蔷不贪恋权势富贵?

他这般一说,哪怕贾蔷想贪恋权势富贵往上爬,短期内怕也没法子再往上升了。

除非隆安帝再开金口,否则的话,五城兵马司都指挥,怕就是贾蔷这一生的官位了。

当然,一生不大可能。

但林如海在位之日,贾蔷想要触碰大权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看来……

“看来,先生入相,就在这几日了。”

贾蔷并不在意得失的拱手道贺。

对他来说,才十七岁的年纪,手下已经隐隐掌控着过万人马。

虽然这过万人马,不够十二团营任何一营打的,但那也是过万兵马不是?

再加上,凭借着兵马司的便利,果真给他二三年的时间,那么整个京城江湖,过了子时,便由他来话事。

昨儿李婧才告知他,漕帮帮主丁皓,已经进京了。

台面上的势力不足,台面下的势力却一日盛过一日。

谁说上不了台面的势力,就无足轻重?一样可杀人!

所以,对于短期内不能升官,贾蔷毫不在意。

林如海先前只是没往自身上去想,在他看来,入军机是应有之事,倒没甚么可惊喜的。

且他又没儿子,不存在父子同掌大权的忌讳。

却忘了,如今在外人眼里,贾蔷与他亲儿子都没甚差别。

若是林如海入军机为相,贾蔷再在军中大肆攫取权力,就实在不合规矩了。

隆安帝再信重他,也不能开此例。

想通此节后,林如海无奈笑道:“没想到,我竟挡了蔷儿的路了。”

贾蔷忙道:“先生可千万别这样说,一个兵马司,我都已经吃不消了,还有太多东西要学。旁的不说,只调兵遣将这一块,我就差的太远。这一次安排人清扫东城,过程中着实出了不少岔子,甚至闹出许多笑话来……”

他终究只是一个穿越者,前世只是一个工科生,不是国防生。

哪里知道工程兵、后勤兵、运输兵、车队等等兵种,该如何调度协作?

因此一路上磕磕碰碰到今天,许多仍是一知半解。

得亏牛城、柳珰、胡宁、谢强这些将门二代们,兵法上或许谈不上惊艳,可起码能够中规中矩的参谋一二。

凭着这些,才总算坚持到今天。

当然,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贾蔷的扩军落在一些有心人眼里,就和笑话没甚分别。

草包一个!

林如海却看着贾蔷微笑安抚道:“这些东西,只要肯学,终究还是能学会的,就看有没有一颗谦逊向学的心。蔷儿很好,能自省己身之不足,将来必能成就大器。”

贾蔷笑道:“成不成大器都好说,不虚度光阴,能保护好一家子就好……先生,如今朝堂上乱糟糟的,您若此时入军机,会不会……成为众矢之的?”

林如海摆了摆手,道:“哪里做事没难处?为师这边你就不必操心了。倒是听说,其他四城兵马司,都出现了效仿东城兵马司收卫生银子和火禁银子的事。此事虽非你为之,却因你而起,不可大意。”

贾蔷点点头,道:“这事我也知道了,正打算明日处理了,不算难事。”

林如海嗯了声,叮嘱道:“防微杜渐,要做到前头。未雨绸缪,总要比亡羊补牢高明的多。另外,我听说兵部新上任的侍郎,想插手你兵马司衙门官员任命?”

贾蔷冷笑一声道:“无非是盯上卫生银子和火禁银子了,不知死活的东西。不止兵马司这边,便是丰台大营那边,也派了人去寻事。”

“可有应对之法?”

林如海微微皱眉问道。

贾蔷笑道:“有些苗头了,不过还未思量妥当。兵马司这边我不担心,哪个敢伸手我斩哪只手。左右兵马司筹建是皇上特下恩旨,从户部直接拨银,不过兵部。他们能奈我何?只要还是丰台大营那边。那边实在是……”

贾蔷想起那一伙子,忍不住摇头。

都这么长时间了,那边仍是不断闹出事来。

大事没有,小事不断,还都是负面的,让多少人看了笑话。

王子腾是有一定能力的,牛继宗他们也都非庸辈。

可不得不说,在带兵掌军一道,他们距离元平功臣,还是差了些。

且丰台大营毕竟是那边经营了几十年的老营,一时半会儿,很难凝聚军心。

还不如贾蔷的兵马司衙门,白手起家,反倒好塑造些……

林如海闻言,叹息一声道:“军中的难处,比朝堂上只会更加严重。便是皇上,也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做好每一个决定。你眼下能够守在兵马司的位置,其实也是有利的。”

贾蔷见林如海面色疲倦,便起身告辞道:“先生早点歇息罢,我先回去了。”

林如海倒也没强留,应了声后,却忽又想起一事,道:“赵家有一子是你的弟子?”

贾蔷闻言一怔,点了点头道:“是,赵家二房赵东林的独子赵博安,眼下在扬州呢。”

林如海顿了顿,思量稍许问道:“这个赵博安,很有天赋?”

贾蔷笑道:“赵博安为人木讷,不善言辞,对于迎来送往交际之道,一窍不通。但于印染一道,天资极为出众,甚至比我还高。人才难得。”

林如海闻言,笑了笑,道:“这么说来,你想保他?”

贾蔷闻言,点了点头,道:“赵博安,是个人才。”

林如海“嗯”了声,道:“也罢。不过你要记住,人,可保,但赵家的家财,一文钱都不许收。藏匿赃银,乃大忌。”

贾蔷忙应下,道:“先生,我记下了。”

“去罢。”

……

宁荣街,宁府。

大门前,贾蔷勒马,刚一下马,管事李用就上前见礼,又指了指门楼方向,道:“侯爷,赵家二老爷天还没黑就来了,等了好一阵了。请他去前厅坐着也不去,只在门口站着。”

贾蔷见之,并无意外。心里一叹,可怜天下父母心。

他上前,赵东林已经满面含笑的迎上来,拱手致歉道:“在下唐突了,不请自来,做了恶客,宁侯勿怪。”

贾蔷轻轻颔首,淡淡道:“赵东家,里面请。”

赵东林见他态度如此,面色一黯,心中再无侥幸,随贾蔷一道去了前厅。

落座后,赵东林面色苦涩,缓缓道:“宁侯,赵家,果无幸存之理?”

贾蔷摇头道:“赵东家,本侯哪知道这些?本侯虽为武侯,但这官位连上朝议政的资格都没有,你问错人了。”

赵东林叹息一声,苦笑道:“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自欺欺人了,今日前来,是有一封信,想让宁侯转交给博安。如今,在下出门,身后都跟着绣衣卫的番子。书信自己寄出去,一定到不了博安的手里。”

贾蔷看了眼赵东林自袖兜里掏出的书信,点了点头,道:“可以。”

赵东林又叹息一声,迟疑稍许,缓缓道:“赵家官中的财物,我分毫不敢动。二房库中的金银,我也没碰分毫。只是,当初博安他娘在时,曾留下一份嫁妆,我寄存在京城的一处宅院内,宁侯能否……”

不等他说完,贾蔷摆手道:“赵东家,你是明白人,当清楚,这份家财若是到了赵博安手里,对他来说,是祸非福。贾家也绝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赵东林闻言,面色凄然,这样一个生意场上纵横睥睨家世显赫的男子,此刻竟是红了眼圈,落下泪来。

站起身,对着贾蔷就跪了下去,一个头磕在地上,哽咽道:“宁侯,在下别无所求,只求宁侯能救一救博安。宁侯是知道的,博安是甚么样的人。赵家的事,他一概不知,也一概不问,他只会织染呐!宁侯,博安是你的弟子,求你看在师徒一场的份上,看顾他一些。”

赵东林都不敢想象,赵家被连根拔起后,哪怕放过赵博安,可他儿子那样的性子,能在这世间活下去吗?

看着不断磕头的赵东林,贾蔷皱了皱眉,道:“赵东家不必如此,虽然那个师徒名分有些草率,但只要博安认本侯这个师父,那我自会护他一场。”言至此,见赵东林抬起头来,额头已经见血,到底心中不忍,给出了个大案来:“赵家的事,牵扯不到他身上。赵东家,你好自为之罢。”

赵东林闻言,欣喜若狂,眼中不掩感激的看着贾蔷,道:“宁侯大恩大德,我赵东林,必有厚报!!”

贾蔷摆手道:“赵家的银子,一文钱都动不得。这个道理你也明白……行了,你去罢。”

见贾蔷端起茶来送客,赵东林也丝毫不觉受了委屈,又磕了三个头后,大步离开。

看着此人背影,贾蔷皱了皱眉,总觉得这老小子想做点甚么。

但愿不要画蛇添足,弄巧成拙才是。

正当他思量赵家会怎样应对时,忽见吴嬷嬷大步进来,面色慌张,对贾蔷道:“侯爷不好了,东路院那边传信儿过来说,蓉大爷不好了!”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